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
    11-10更新 人看过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    • 自私的“亚里士多德”

    虽然要去Peloponnese地区只需雅典往西开半天的车程,但那可不是一个听上去这么容易就到达的地方。游客极少有时间光顾,尽管这里有着广阔崎岖的山峦,直入海天深处,仿佛消失在陆地的尽头。但我还是和我的向导Michael Psilakis兴致勃勃地来了,Michael Psilakis是Kefi餐馆和曼哈顿Gus and Gabriel酒吧的大厨,他来Peloponnese地区与我的目的不一样,他希望此地能激发创造美食的灵感,最好还能找到希腊传统菜所用的食材。

      我们在Peloponnese地区的西海岸上、Pylos市的路边,这里离Psilakis母亲的出生地并不远。尼亚海如镜的海面上反射着晨曦的光芒,仿佛天际有两个太阳,天上一个,海中一个。

      向着地平线远眺,Psilakis抛出了一个哲学问题。“赠与是不是一个自私的行为?”他用粗哑的嗓音问道。“兄弟,这问题我已经想了40年了。”我回答,“Andre Soltner那个传奇的法国大厨就认为所有的厨师生来就是赠与者。但如果这个赠与的行为让你自己感到非常愉悦,那你做出这个赠与的行为究竟是为了别人还是为了你自己呢?”

      “这让我想起了妈妈做的菜。”他接着说,“那是一种爱,能让她开心。那这些食物究竟是她为我们做的还是为她自己做的呢?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。”Psilakis是一个健谈的人,讲起话来诙谐热情,特别是谈到一些关于美食、希腊,或是他家族的话题时,其实在他看来,这三个话题基本上就是一件事。虽然他体形像个橄榄球运动员,但烹调的时候手指就像钢琴家的那样灵活,并且变得冷静又专注。

      在一辆老旧的四驱丰田车上颠簸了一个早上后,我们来到了Pylos市边上的Kinigos村。Psilakis找到当地面包师Maria Kourebana,让她教如何用传统方法和工具烤当地特色的面包。Psilakis说他在纽约长岛成长的少年时代,他母亲也是用同样的办法做面包:“她把面团放在餐桌上,然后在上面铺上睡袋。”